• chunlin

沒有圍牆的修道院:世界基督徒默禱團體-WCCM

1991年,世界基督徒默禱團體成立(The World Community for Christian Meditation)。由英國本篤會士費德克力菲(Bede Griffiths)推動而生,根植於另一位英國本篤會士若望˙邁恩John Main在祈禱方面的教導。這是一個世界性、跨越不同教會傳統的團體,主要由平信徒組成,成員們都蒙召接受古老基督信仰靈修遺產的傳承,在每日操練默禱,並且持續在這團體中獲得支持、教導與滋養。

世界基督徒默禱團體(簡稱WCCM)的使命在於實現基督的禱詞:「願眾人合而為一」,提供基督信仰傳統中豐富的智慧和教導給所有尋求天主的人。每年舉辦John Main研討會,邀請不同講者針對各個主題深入發揮、彼此激盪;團體的特恩在於每日早晚兩次的默禱,透過加入地區性默禱小團體、提供各樣讀本及視聽網路材料、參與區域性及國際性的避靜,成員有機會持續深化並落實這個特恩。目前「Meditatio-WCCM媒體中心」在不同社群媒體上也都設立了每日的反省素材,擷取自相關的文本,有效、持續且穩定地提供支持給有需要的成員們。


若望˙邁恩John Main神父在他許多生命的際遇中,重新找回了基督徒默禱的實踐傳統,使許許多多來自世界各地的人,有機會溯源、見證耶穌基督本人寧靜、靜定、單純的祈禱。默禱使人更能覺知到天主親臨在我們生活中,祂是愛的根源,這也是宗徒們的教誨:「因為我們生活、祈禱、存在都在祂內。(宗17:28)」,承傳自猶太民族悠久的傳統:「你們要停戰(靜下來),就會知道我是天主。(詠46:11)」。當初期教會面臨迫害、各種威脅的時候,信徒們在各種掩護中,忠誠地保留了默禱的元素。當羅馬帝國把基督信仰作為國教,使教會被拓展為一種外在的「官方宗教」時,第四、第五世紀的修道人則持續以無比的熱誠,努力保存這祈禱的傳統,因為祈禱是關乎於「人」的根源,與天主保有緊密的聯繫。


一方面來說,默禱的操練是屬於個人的,因為沒有別人可以幫你走這趟旅程;但另外一方面,它也是團體的,藉著在默禱中深入天主的愛,使人也能在近人中實踐這份愛,認出每個弟兄姊妹都在主內相連結、同為主的孩子。


初期修道團體的教父、教母們,生活在遺世獨立的沙漠中,就是藉著默禱的操練,結出愛徳的果實。若望˙邁恩神父曾說:「默禱創造共融(團體性)」。沙漠修道傳統的智慧結晶,在許多面向都開枝展葉,其中影響西方修道傳統甚巨的一部作品是若望˙加祥以拉丁文寫成的「Conferences」,在第五世紀初期,他運用這部作品的精神,建立了一些男女的修道團體,而近一世紀之後,更深切影響了聖本篤,提供聖本篤創建修院團體許多靈感和基礎。


就是在這一脈相傳的傳承內,若望˙邁恩神父在此(本篤會)重新找出默禱的教導:藉由忠實、熱忱地重複一個字句或詞彙,讓自己聚焦、收斂在天主內,更進一步地超越自我意識的設限,向在天主內受造、具有無限潛能的真我開放。


WCCM世界基督徒默禱團體,大部分是由平信徒組成(少數幾位神父),參考自聖本篤會規的靈感,這團體又被稱為「沒有圍牆的修道院」。這名稱是出自若望˙邁恩神父對準備成立默禱團體的成員們(WCCM的前身)所寫的一系列文章,這些文章後來被整理起來、出版成冊(名為「沒有圍牆的修道院」),闡述了關於基督徒修道傳統的智慧與精華,並修改適用於今日世界。由於這團體原先是Oblate(聖本篤家修會士的團體),屬於若望˙邁恩所屬的本篤修道院(位於加拿大蒙特羅),後來漸漸發現這團體有它獨特的位置:一個由平信徒組成的團體,按照聖本篤會規的精神生活,並從每日默禱實踐中,與沙漠修道傳統的智慧相連,並分享默禱之光。若望˙邁恩神父對這些本篤會家修會士們充滿了信心與洞見,期盼他們能意識到自己不只是被一個修道院支持的團體,而是真正的「修道人」,是在這個世界上,有些度婚姻生活、有孩子,有些擔負著工作責任的「修道人」。


於是,這個聖本篤家修會士Oblate團體,漸漸展現出WCCM的精神:「沒有圍牆的修道院」,按照若望˙邁恩神父的教導:修道院靈修的本質是藉由默禱操練萃取而成的,透過對默禱的承諾,穩定、熱忱地的誦念短誦,這是轉化生命的道路。因此,所有實踐基督徒默禱的人,都屬於「沒有圍牆的修道院」,這份歸屬是建基於「實踐」而非一個實質的「地方」,透過世界各地默禱小團體實際的操練,穩定地奠定根基。


稱為「沒有圍牆」的修道團體,也意味著這世代的修道院靈修不再只能透過「對外隔絕」才能維繫。的確,絕大部分的成員都有需要定期的參與避靜,從充滿壓力、分心與干擾的日常生活中「抽身」,重新回到天主的臨在、寧靜中。但同樣的,這個「沒有圍牆的修道院」,也許諾向當代社會中各個專業領域、社福、經濟組織…教導、分享他們藉由默禱所得的洞見和各種恩賜。WCCM成立了媒體中心「Mediatio」,讓修道院靈修不是只能透過「避靜」的模式傳遞,也能有更多元的展現。我們可以回想在中古世紀歐洲陷入「黑暗時期」時,當時的聖本篤修道院如何扮演了關鍵性的角色,保存並提升了整個西方文明的進展,就可以推知,今日修道院靈修不只是能轉化個人,也包括整個社會。


此外,「沒有圍牆」也顯示一個特質,就是不再刻意的劃分宗教,不再以「非我族類」的態度來區隔不同宗教。WCCM是一個具有大公精神的團體,向所有信仰交談開放,不需要是天主教徒、或是基督徒才能成為其中的一員,根據聖本篤會規所說,收納入團體最重要的條件是「一個人是否尋求天主」。若只是尋求一個外在的理由,很難走這條默禱之路,因為大多時候默禱的操練都是孤獨的。正是因為默禱是如此要求真誠,一個人在默禱的歷程中,或長或短,都會持續淨化他的動機。起初我們可能抱著各種個樣的理由來默禱,但隨著越走入這默禱之徑,我們越會在經驗中發現:不再是為了自己默禱,而是為了那「大於自己」的緣故。真誠的祈禱會跨越宗教的藩籬,「沒有圍牆的修道院」認出信仰具有使人轉化、超越的能力,這能力呼應了「禪」的比喻:各宗教就像是指向同一個月亮的的不同手指。


在英國有許多「關門」的修道院,淒涼地溶解在這現代化的世界周遭。如果你拜訪Yorkshire的Fountains、Rievaulx修道院,Somerset的Glastonbury修道院,或是Wales的Tintern修道院,第一眼可能會被這些地方的美麗所震驚,這些融入景色中的修院建築,浪漫的足以吸引大多數人們的目光。隨著這些修道院步入歷史,基督徒默禱的傳承也就斷了。有一些修道人至今仍是用一種排外、侵略性的方式來維護自我身份認同,不太能聽見天主在微風中的呼聲(列王紀上19:12)。或許現在可以用更正向、更踏實的態度來看待「沒有圍牆的修道院」。這個團體根植於修道傳統中的祈禱操練,不採用與世相隔的方式,也不把自己侷限在一個死板的教義框架裡,而是向所有尋求天主的人開放-祂是真理、祂是愛,並且深知唯有潔淨自己的心神,才能看見天主。


「沒有圍牆的修道院」具有彈性,不受特定架構的限制。宗教是為了人靈的好處而服務,而不是為了保護某種外在的安全感。當朝聖者經驗到:「是天主掌握著他的命運」時,就不再需要小心翼翼地緊握各種安全感了。由於默禱小團體的聚會不限於在家中、堂區或是教堂裡,因此,不需要費心去管理施工費用、房屋保險、修繕帳單或是警報系統。這個「沒有圍牆的修道院」的焦點在於默禱的操練和投入這個傳統的人們。這個「修道院」不是一個具體的建築物,而是一群把自己奉獻給天主和彼此的人們。當我們放棄追求世界的價值而發展默禱/靜觀的覺知,天主在其中會顯現地更為清晰,各種區別也會漸漸被超越:無論是廟宇或俗塵、正統與非正統、男人或女人…。唯一的標準在於:一個人是否首先追求天主的國?還是被其他各種掛慮牽絆而分心了?


這奧秘是隱而不顯的:為找到歸屬的人來說,一切都已具足;有了天主,一無所缺。透過早晚半小時規律地誦念你的字句或短誦,會移去那遮蔽我們眼目的各種障礙,如同William Blake所述:「我們可以看見每件事的本質-永恆」。

(文:Fr. Laurence /目前WCCM指導神師)

130 views0 comments

Recent Posts

See Al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