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chunlin

Christian Meditation:中文翻譯好多種,有什麼差別?

#meditation #靜觀 #默禱


目前正值於多元靈修的時代,meditation儼然成為一種流行,甚至成為養身、進修、療癒的選項。仿間無論是正念、靜坐、冥想相關的課程、認證師資滿天飛。許多人誤以為基督宗教的祈禱就是某種喃喃自語,跟拜拜差不多一樣,心誠則靈,也有不少基督徒因為想要找尋安靜的祈禱不得其門而入,只好暗地去參加其他傳統的靜坐共修。然而,在基督信仰中的靈修傳統裡,meditation(或者contemplation)其實是非常古老的祈禱方式,在中世紀以前,是基督徒主要的祈禱模式。但中文翻譯上卻有各種版本,常常造成不必要的混淆。這篇文章概括的整理出一個脈絡,往後有機會還會繼續介紹相關內容。








祈禱,是藉著聖神,人向天主舉心向上。Meditation (或者Contemplation),中文翻為默禱(默觀祈禱),是一種天主之愛的感知,建基在深入經驗天主的臨在。從普遍的心理覺察朝向靈性層次的內在靜默,進而與寓居於我們內心深處的天主合而為一。


祈禱有一個歷程,針對歷程中不同的階段,所採取的方法,在中文翻譯常常有不同的『名稱』。靜觀、默禱、默觀、歸心祈禱、靜禱…都屬於『被動式』灌注的祈禱(在此通稱為默觀傳統),在內在的靜默中,藉著與基督的意識共融,讓天主為我們的生命帶來新的創造。『主動式』的祈禱則是採用感官,理智分析,記憶,感受,反省…等方式,屬於善用個人能力的路徑。通常主動式的祈禱是為被動式的祈禱做準備,幫助我們超越人性經驗而安息於主內,進而被轉化。


被動式灌注的祈禱,屬於『所有』尋找天主的人,而非修道人專屬。從教會開始後的一千五百年,對於默觀傳統始終抱持積極肯定的態度,直到中世紀,無論是隱修士或教友們都仍以聖言誦禱(Lectio Divina)作為主要的祈禱方式。(包括四個步驟:lectio 誦讀,meditatio默想,oratio回應,contemplatio默觀)


默禱/靜觀,源自於沙漠教父的教導,在四世紀由若望˙賈先(John Cassian)發揚光大,持續保存在東正教的靜修傳統中,透過中世紀萊茵河派的神秘家,如艾克哈,十四世紀『不知之雲』的作者,以及之後加爾默羅會和熙篤會的多位聖人傳承,直至近代的多瑪斯˙牟盾。這次避靜介紹的默禱/靜觀,也是同一傳承。


在十二至十六世紀,因著神學發展走向分析與範疇化,把原來一體性(口語/理智/默觀)的祈禱區分為:推理默想,情感祈禱,以及默觀。至此,這三者不再是一段祈禱中的不同行動,而漸漸被理解為獨立的祈禱模式,這樣的分類方式,間接的影響往後數百年教會對默觀的理解,誤認爲默觀祈禱是少數人才有的恩寵。對默觀遙不可及的感受也為它增添了神秘性,甚至貼上『追求默觀是一種驕傲』的標籤,再加上這時期興起一些極端的靈修派別(寂靜主義,楊森主義等),使得默觀傳統漸漸不被鼓勵,甚至禁止。比方說依納爵靈修在十六世紀後,很長一段時間只准教授主動式祈禱的部分(默想),這深深影響了教會靈修的傳承,形成某種斷裂。


然而,默觀傳統是靈性生命正常成熟的演變,梵二後教會重新反省,推動靈性更新,特別鼓勵每位基督徒重拾天主子民的身份,將這寶貴的靈修傳承再次分享出去。特別在二戰後,由於默觀傳統在許多面向呼應東方靈修,開始受到大眾青睬,這也成了宗教交談重要的途徑。


近代,熙篤會的多默˙基廷(Thomas Keating)神父推動歸心祈禱,本篤會的若望˙邁恩(John Main)神父成立WCCM,以成立小團體聚會的方式分享默禱,所採用的方法和一些宗教的靈修路徑相似:反覆誦念短誦,都是試圖重拾基督徒靈修傳統裡默觀祈禱的教導。唯在一些操作的細節上有所不同。但只要探究其脈絡,都可以溯及同一根源。


網站中所整理的相關資料、以及避靜材料中,我們選擇採用 靜觀or默禱 一詞,只是試圖在豐富的默觀傳統中,標示出John Main神父的教導,不屬於嚴謹的學術用語。



(內文主要整理自書籍『敞開心靈Open Mind, Open Heart-多默基廷著』/上智出版)




63 views0 comments

Recent Posts

See All